济南贝思赫国际医疗
网站banner图片展示
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助孕知识 >
代怀孕七月,婆婆听信是女孩,逼我打了,却是
来源:http://www.txocfs.cn  日期:2019-08-20

  我现在几乎要崩溃了,对于这段婚姻,几乎不抱任何希望。

  原因是我前两天失去了肚子里七个月大的孩子。

  那时候婆婆不知从哪儿找到的小诊所,说可以检查胎儿发育是否完全,我就跟着去了。

  可做完B超出来,婆婆的脸明显就黑了,要让我把孩子给打了。

  我懵了,忙问她为什么。

  婆婆说B超检查是个女孩,他们周家不能养个便宜货,要生,就必须生个儿子。

  她还和我说,这家小诊所就可以做无痛人流,正好今天时间还早,做完了就可以回家了。

  看她拽着我往那个所谓的手术室去,我真是慌了。

  都什么年代了,还会有这种重男轻女的想法,婆婆自己不也是女的吗?却还要把这种痛苦强加在别人身上。

代怀孕七月,婆婆听信是女孩,逼我打了,却是

  我想给周易安打电话,让他快来救我。

  可电话还没有拨出去,婆婆就一把将手机抢走了,拉扯之间,我被推倒在地,身下立马就是一股暖流,羊水混着鲜血蔓延开来。

  婆婆要在诊所给我接生,但因为大出血,诊所怕闹出人命,最后还是转送到了市医院。

  临进手术室的时候,还看见婆婆在我的包里面翻找,一面问护士,用我的医保卡能报销多少?

  因为在小诊所耽搁了最佳时间,孩子在肚子里已经死了,七个月的孩子,只能引产。

  医生给我打了催产针,宫缩从缓到急,我疼得全身都在哆嗦,死死抓住床单,恨不得给自己一刀。

  十几个小时之后,孩子总算是生出来了,是个男孩。

  我眼泪直接就下来了,护士还劝我不要哭,这样容易血崩。

  在外头的婆婆得知这个消息,当即撒泼打滚,要让医院赔她的大孙子,他们周家的血脉。

  一直闹到警察来调解,婆婆才气愤的离开,全然忘记了还有我这么一个刚小产完的媳妇。

  那是我过得最煎熬的一晚上,一个人蜷缩在病床上,害怕血崩,只能咬着枕头全身发抖,想起那个孩子,就觉得心如刀绞。

  婆婆是第二天才来看我的,扔给我一个保温桶,让我快喝。

  打开一看,是冒着热气的鸡汤,可不等我感动,婆婆又说,“你是小产,就别坐月子了,我看了你医保卡里的钱,够住到后天,到时候你自己出院,我约了人打麻将,可能腾不开时间。”

  面前的鸡汤瞬间索然无味,我一口都喝不下了,放在了床头柜上。

  她挺生气的,直接端着全倒进了厕所里,“毛病,见不得人对你好是不是,不喝拉倒。”

  说着,她把手机还给我,又郑重提醒我,“易安在外面谈生意,你别说这么晦气的事情给他听,会带走财运的,知道吗?”

  我不明白,婆婆害得我没了孩子,怎么还就成了我晦气了呢?

  婆婆走后,我还是给周易安打了一个电话,他没接,我就改发短信,跟他说我流产了,要他回来看我。

  周易安到晚上才回我,说了一个好字。

  没有我预想中的焦急,也没有给我一句安慰。

  看着这条短信,我心里挺绝望的。

  怎么说这也是周易安的骨肉,他却连句关怀都没有。

  我躲在被子里哭了一夜,把枕头都给打湿了,还差一点产后血崩。

  第二天,第三天,周易安都没有来看我,好像没这回事,也没我这个人一样。

  我也打过电话,却一直打不通,发短信,只说他忙,在开会在应酬,有用不完的理由。

  第三天中午,我被护士催着让出了床铺,拎着不多的东西,站在医院门口十分迷茫。

  天大地大,哪里是我的容身地呢?

  最后实在没去处,还是只能回了周家。

  却不曾想,一进屋,就看见了周易安和婆婆坐在沙发上,两人看着电视吃着水果,有说有笑的。

  这就是周易安说的忙?

  我一把将包砸在周易安身上,“周易安,你是不是人,我流产住院,你看不来看我一次?”

  婆婆火了,过来给我一巴掌,“你嚷嚷个什么,孙子都搞没了,还有理了是不是,是我不让易安去的,你流产是个晦气事,去了会倒霉的。”

  在她眼里,因为流产很晦气,所以就活该我在医院没人照顾?

  “妈,孩子没了,我也很痛苦,总不能孩子没了,我也跟着去死吧?”我嘶吼着问道。

  周易安蹭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,“林梦影,你怎么跟我妈说话呢?”

  婆婆立马捂着胸口,“哎哟,真是气死我了,我要死了,要被气死了。”

  争吵中,周易安要求我必须跟婆婆道歉。

  我觉得很委屈,这件事情我没做错,凭什么要我道歉?

  狠狠地瞪了周易安一眼,我抓起包,就冲了出去。

  害怕周易安会来追我,我下了楼就赶忙拦了出租车。

  到广场下车后,我就坐在石椅上抹眼泪。

  一直坐到天擦黑,广场上的人没剩几个了,我才掏出手机来,想给闺蜜打个电话,去她那里借宿一晚。

  这才发现,周易安给我打了好多电话,但是手机不知什么时候被关了静音都没听到。

  寒冷的心又温暖几分,原来周易安还是在乎我的,给我打这么多电话,肯定是很着急我,在到处找我呢。

  我赶忙站起来,想回家去,别让周易安担心了。

  刚走出去几步,突然就过来一辆面包车,经过我身边的时候,飞快打开门,将我给拉了进去。

  我挣扎大叫,其中一个人就往我脸上捂了一张毛巾,有浓烈刺鼻的味道,接着我就眼前一黑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  我好像是做了一个梦。

  只觉得身上很热很热,很需要什么东西来帮我解决一下这种燥热感。

  在梦里面,我遇到了一个男人,他的手指在我身上游走,帮我带来清凉感。

  而我就像是一条蛇,缠在他的腰间,想着索要更多,再更多。

  但我的主动,却好像成为了他的怒点,冲撞越发的强烈,扣住我的腰肢不许我逃,将我禁锢在身下狠狠地索取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才吃饱餍足,毫不留情的从我身体里退出,起身去了浴室。

  身体一下空了,我甚至还伸出手来,想要挽留他,想让他再来一次。

  这真是我最大胆的一个梦了。

  可次日清醒过来得时候,却发现我居然光着身子躺在酒店的大床上。

  浑身的酸痛和青紫吻痕都向我证明,昨晚我不是做梦,而是真的。

  我真的和一个男人睡了!

  浴室里头传来哗哗的水声,应该是那个男人正在洗澡。

  我咬着牙起身去找衣服穿,却发现我昨天的衣服早就被撕碎了,无奈,只能穿上男人的衬衣,勉强遮住大腿根。

  “醒了?”不知什么时候,浴室的水声已经停了,男人斜靠着浴室门,腰间裹了浴巾,满脸讥诮的看着我。

  这个男人,当真可以用衣冠禽兽四个字来形容,外貌长得十分俊朗,可没想到,会是这样的人!

  “王八蛋,我要报警告你!”我怒吼道。

  他眼中闪过一丝诧异,继而是嘲讽,“应召女也敢报警?可以,我等着,钱在床头,拿了快滚。”

  说完,他就又回了浴室里头。

  我往床头看了一眼,那里有一沓钱,目测五千往上。

  他真的把我当成应召女了!

  委屈和气愤涌上心头,我正要拍门和这个男人理论个清楚,却听见我的手机响了。

  原来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开了机,这会儿周易安正在给我打电话。

  我慌张中按下接听键,就听见周易安说,让我快回去,不要在外面待着了。

  这样关心的话让我鼻尖一酸。

  周易安还是在乎我的,我的彻夜未归,让他着急了。

  说不定他找了我一整晚,到现在才好不容易打通我的电话。

代怀孕七月,婆婆听信是女孩,逼我打了,却是

  我赶忙跑回家去,害怕周易安看见我这样担心,还特意去闺蜜蒋安家换了一件长袖衣服,好遮去身上的痕迹。

  却没想到,回家之后,等待我的,却是更加令我崩溃的事情。

  转自公众号娇姐读书,书号“37”.

友情链接( ):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