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页 > 怀孕知识 > >

代怀孕检查是女孩婆婆端来堕胎药,打掉孩子不

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不详 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20 13:47   点击:121次
摘要:每天读点故事独家签约作者:姚明月 | 禁止转 1 莫名其妙下了一夜雨。 藏在春景巷的老树,一夜之间,脱了一半衣裳。石板路虚染上一点点金黄。 苏晓站在春景巷口。萧瑟的老槐底下

  每天读点故事独家签约作者:姚明月 | 禁止转

  1

  莫名其妙下了一夜雨。

  藏在春景巷的老树,一夜之间,脱了一半衣裳。石板路虚染上一点点金黄。

  苏晓站在春景巷口。萧瑟的老槐底下扔着木箱,黑色土狗趴在棉絮里,三只出生不久的小狗挤在一起吸吮它的奶汁。肉嘟嘟的小狗,闭着眼,伸着脖子挤来挤去。风不见了,只剩了温暖。

  苏晓定定看着它们,不知看了多久,才狠心往巷子深处走去。不过十来米的距离却是磨了十多分钟。

  程家小院难得安静。院门虚掩,隐约看见洗过的尿布、婴儿小衣服,五颜六色大大小小挂在廊檐下,随风荡着。

  目光停在一件金色缎面斜襟小衫上。很小,容不下她一个手掌。她将手虚空着对准它。

  苏晓出生前,她奶奶程秀蓉也做了很多这样的小衣服,无一例外都是男孩穿的。程老太铁了心要孙子。

  苏晓她妈李芝代怀孕时,孕相也是奇怪,一点不笨,肚子紧绷尖尖的。谁见谁说这肚子里,准保是男孩。程秀蓉没做生女孩的打算。

代怀孕检查是女孩婆婆端来堕胎药,打掉孩子不

  结果,那天算上苏晓,产房接连抱出三个姑娘。老太太铁青着脸踹了产房门口的铁凳,晦涩刺耳的声音惊动里面接产的护士跑出来问:“怎么了?”

  程秀蓉对着产房吼:“奶奶的!你别指望我帮你伺候丫头片子!我没时间。”

  李芝虚弱地躺在产床上,听不到,自然不辩驳。

  她爸苏传根耳朵受了一夜李芝嘶吼的折磨,此刻双腿无力眼皮耷拉,程秀蓉的诘难就像挠痒痒。

  硬拳砸在棉花上,程秀蓉的怒气蒸蒸向上堵住心口。

  她捶着胸口说:“姓李的面相就没福,尖嘴猴腮。我说过没有?不能娶不能娶,你非要娶。好啦,几年不代怀孕!好不容易怀了,还生个丫头片子。昨个生的都是男孩。要是昨天……”

  苏传根打断她说:“那是想生就生的吗?你也知道要看命吧!”

  “奶奶的!是命你也得给我改了!”

  小护士听故事似的听着,不高兴地说:“什么年代了,还重男轻女!”

  程秀蓉跳起来说:“什么年代?甭管什么年代,什么时候国家主席改成女的,你再跟我说这个!”

  小护士白她一眼,走了。

  正午,医院冗长的过道没几个人。墙壁已经年久,黑乎乎的,斜长的光束与斑驳墙影各据一方。

  苏传根扶墙站着,旁边不远是垃圾桶,几只黑苍蝇,嗡嗡地飞向他。他不无失望地想,都他妈的欺负我!

  他也带着气说:“闺女就闺女,当小棉袄呗!你不想要贴心小棉袄?”

  “呸呸呸!”程秀蓉狠狠啐着,“女儿嫁出去就是泼出去的水!狗屁棉袄,没儿子,死了都没人给你打幡!”

  护士喊苏传根过去给孩子洗澡,他揉着太阳穴走了。

  空余程秀蓉一声爆吼:“奶奶的!咱家还指望你传宗接代。她李芝没那个福气!没有!你别忘了你三叔有多惨!”

  三叔惨啊!死了鬼都欺负。

  苏传根三叔没儿子。三叔去世一年。三婶做梦,梦见死去的老公可怜巴巴找她诉苦,说:“你没给我生儿子,让我在下面被小鬼欺负,无处可躲啊。”

  三婶觉得愧对老公,郁郁寡欢神思不定,上房晾苞谷不小心摔下来。她临死求程秀蓉给他们夫妻过继个儿子。

  程秀蓉到处打听,活人不好找,找死人总行吧?她将就着找了邻村一个犯事被枪毙的小伙,给他父母塞了几百块钱,把小伙葬到三叔墓地旁边,凑成一家三口。

  为这事,三叔女儿觉得晦气不愿去上坟。她记恨程秀蓉,觉得是她搅和多管闲事。

  程秀蓉自己觉得是积德行善!这事她逢人就讲。

  程秀蓉不帮忙,李芝上不了班,经济不独立,连带苏晓受白眼。

  她很小就知道奶奶不喜欢她,这种不喜欢随着时光流逝而不断增长。

  2

  “晓晓,来看奶奶?”王丽芳骑车子路过,看见站在门口踌躇的苏晓,停下来。

  “姨!”苏晓转过身子,犹豫着说,“我奶……好像串门去了。”

  王丽芳扒头往院里瞧,说:“在呢。她没脸出门。昨儿你爸抓了只笨鸡回来,把你奶……”她突然扑哧笑了,笑声越来越大,捂着嘴笑声还是源源不断地涌,她咳着说,“你爸……咳……你爸又不是不知道你奶怕鸡。差点掉这沟里,还和人吵了一架。哈哈……”

  道旁排水沟不深,可掉下去至少也得湿一双鞋。

  程秀蓉怕鸡,就像她盼孙子一样是春景巷公开的秘密。

  李芝和苏传根结婚,程老太不同意。那时,李芝在省城找到工作,苏传根追过去硬把人连哄带骗带回来。

  他们偷偷摸摸领了证。等程秀蓉知道,生米早煮成熟饭。她气疯了,拿着半人高的花圈跑到李家门外点了一把火。

  火烧着鸡舍,带着火苗子的鸡又疯了一样追着程秀蓉跑。

  春景巷又长又窄的石板路,肆意流窜的火苗,狼狈恐惧的老太,渐渐被看热闹的人群淹没。哄笑声四起,程老太跑掉了鞋,面子里子一起丢进太平洋!

  苏晓想到奶奶披头散发灰头土脸被鸡追逐的样子嘴角弯上去。

  “晓晓,上车!先去我家拿奶粉,可算到货了。”王丽芳说,“你要是不去,我一会儿还得送过来。”

  苏晓摇头。

  “去吧!”她劝,“我给你做好吃的,红焖羊肉。”

  “让我爸去。他买的!”

  王丽芳拉住她说:“孩子,我愿意看你好才说的。你妈忒笨,让他们拿捏着。你长点心眼和你妹处好了,你爸才更不能亏待你!”

  苏晓沉了脸说:“才不用他好!要好早好了!”

  她抬步往院里走,瘦?巴的骨架子,衣服摇摇摆摆,总让人觉得可怜。王丽芳叹口气骑车走了。

  院子里还偶有水洼,苏晓跳着寻路走。水池边放着一个大铁盆,里面泡着尿布。水被尿渍浸黄了,她往里面扔了块石子,吧嗒,尿布沉下去。

  “奶……”她大声叫,“奶奶……”

  程秀蓉坐在大屋桌边,满心郁气地擦拭保温桶。

  昨天王家孙子说什么?他说她是上辈子缺德事做多了,才怕鸡。什么阴间有铁鸡岭,作恶的人会被攻击。

  呸!奶奶的!她就是因为姓李的那一家才怕鸡的。想到这儿,气更不顺了。

  小米粥稀溜溜的,清汤看不见米。半盘素炒白菜,颜色寡淡,她嗅了嗅,又放了两勺腌萝卜。足够了!

  苏传根昨天让她做鸡汤。她叹口气。如果生孙子,别说鸡汤,就是人参汤她也乐意做。可惜生不出,这都两个了,全是……

  正胡思乱想,听到苏晓催命似的叫。她急忙站起来,不小心绊到桌腿,桌子砰的一声往起跳,保温桶一晃,老太太眼疾手快捂住。火气上来了,脸一沉,弩着眼走出去,声音比身子先到: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

  苏晓站着没动。看见程秀蓉掀门帘出来,叉腰站在台阶上瞪她,两眼本来就大此时更像牛眼。

  她讨好地说:“奶奶,我过来吃饭!我爸在没?”

  “找你爸干啥?他不干活啊!”伸手不打笑脸人,苏晓小心翼翼地赔好,程秀蓉也不好再骂,她没好气地说,“奶奶的!就知道吃!现在挣钱多难,你动不动就来吃饭,我那仨瓜俩枣的退休金够你吃吗?!你妈没说给钱的事?”

  老太太脸瘦,两道法令纹像两柄斜剑深深插入脸颊。嘴巴一动,牵扯高耸的颧骨,仿佛只覆了薄皮的骷髅架子。

  苏晓说:“我随便吃点就行!”

  “没脸没皮!”程秀蓉甩出一句,“早吃完了。”

  苏晓明知故问道:“奶奶,你没去看妹妹?”

  “看什么?”程秀蓉鄙夷地说,“有啥好看的?又不是金山银山!”

  苏晓悄悄往门口望,除了偶尔的行人,再无其他。她揉揉肚子。

  “你妈懒得肉疼,把你往我这儿一推,自己图省事!我凭什么给你们做饭?我欠你们苏家、李家什么了?跟你爸说什么都不当回事。小的更没耳朵!”程秀蓉想哪儿骂哪儿,尾音没在苏晓开厨房门吱呀的响动里,变成更加恼怒的咒骂,“吃吧!吃吧!饿死鬼投胎,奶奶的!”

  厨房很小也很黑。门口放着一口大缸,漂着葫芦做的瓢,水光粼粼。苏晓舀起半瓢水喝个痛快。

  锅空的,炒菜锅空的,锅碗瓢盆皆是空的。苏晓左右摸索,从放碗的橱子里搜出半个凉馒头。

  咬了一口,干得掉渣。

  3

  “娘!”

  苏传根把自行车胡乱靠在墙边,从车筐里拎起一条小鲫鱼晃悠着上台阶。没留神绊了一下,差点摔倒。

  操!他本来上夜班,早晨八点半就该下班的。结果上面突然通知说有领导组检查,要全员搞卫生。

  下了雨,厂区泥泞肮脏,苏传根囫囵着收拾完,已经快十一点了。

  他急忙去市场买鱼,又急忙过来,气都有些喘不匀。这脚下的绊子成了压倒他的稻草!

  苏晓从厨房跑出来,笑容满面地喊:“爸,你来了!”

  苏传根瞧着突然出现的女儿,怒气飞了一半。心想,还是俺妮儿好!他把鱼扔到水池里甩着手说:“你奶呢?”

  苏晓冲大屋努努嘴。

  他又叫了一声,程秀蓉提着保温桶出来了。老太太把东西往石条围栏上一扔说:“给!你宝贝媳妇的饭!”

  “是你宝贝儿媳妇!”苏传根阿谀着说,“这个可是你给找的!”

  “贫嘴!”程秀蓉辩驳不了。

  她不喜欢李芝,处心积虑搅散了他们。如今的小媳妇赵蕊可是她亲自挑的,模样身材都合她心意,这也成了她说不出的苦。

  “得得得!还成我错了?”程秀蓉瞪完儿子,又瞪苏晓。烙铁似的眼神让苏晓情不自禁往苏传根身后躲。

  “我一天天光给你们忙活了,忙完大的忙小的。尿布还泡着呢,你不回来,等我洗啊?”

  “哪能!今天加班。领导看得紧,不干不行啊!已经没有全勤奖了,再扣钱真得喝西北风喽。”他打个哈欠说,“再泡会儿。我下午再洗!先送饭!”

  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小九九。扔这边,花我的水费电费。”程秀蓉踢了一脚铁盆,咣当,水剧烈晃动起来,尿布成了飘摇的船,随水一起摆出,黏在地上,上面大片黄屎很明显。苏晓恶心想吐。

  苏传根摸摸女儿的头,话却是对老太太说的,“赵蕊没上班,你就我一个儿子,不帮我帮谁?”

  程秀蓉冷笑说:“帮谁?我帮你们谁帮我啊!这一天天的中药都是我花钱买,你掏过一个子儿吗?回去问问赵蕊药吃完了没有?我又讨了个方子,说保男孩!”

  “哦!”

  “让你媳妇吃药!别说什么吃药的对孩子不好。都是好药,没事!她是亲娘,我就不是亲奶奶?”

  苏传根嬉皮笑脸说:“还真没看出来!”

  “你奶奶!”

  拌嘴,这种画面从苏晓有记忆以来不知已有多少次了。妈妈和奶奶、奶奶和爸爸、爸爸和妈妈,她习以为常,见怪不怪。

  院角的葡萄树不见了。

  那树是她和苏传根一起种的。每年八九月份,架上葡萄都像玉石一样,挤挤挨挨莹莹翠翠可爱得很。如今种树的地方空了,方砖垒砌的小园圃散落着枯枝和几片叶子。

  她望着那片空白出神。

  苏传根捡起尿布扔水里说:“娘,晚上做鱼汤!赵蕊这几天奶不够吃,娃哭得狠。”

  他又问苏晓,“吃饭了吗?”

  苏晓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校服乖巧地站在水池边,马尾辫随意扎起来,碎发很多,毛茸茸的随风乱飞。脸小得可怜,手腕细得比不过胡同里五岁的虎娃,手里还拈着一小块干馒头。他心里一阵难过,不觉多了温柔。

  苏晓摇头。这在意料之中。他想带女儿去家里吃饭,可又想,赵蕊这几天情绪不对,她已经警告他别让苏晓过去。

  妈的!这是他的女儿!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呢。他不高兴地在心里狠狠地骂。

  他往裤兜里掏钱,想让苏晓去街边小店吃。一摸,仅有的二十块钱买了鱼,剩下不足两块,能吃什么?

  苏传根问程秀蓉,“有零钱吗?”

  老太太一听尖着喉咙喊,“你一开口没别的事!没钱!”她噔噔两步上了台阶,甩门帘进屋,不再搭理他们。

  苏传根从苏晓手里抠出馒头扬手扔了,扇自己脸说:“走!跟爹回去吃饭。”

  4

  门外,檐下。苏传根的破二八自行车没上锁。黑色,带横梁,是苏晓爷爷留下来的传家宝。她小时候坐在横梁上,觉得特别美。比其他小孩坐汽车去幼儿园美多了。耳边有风,风像长了脚。她现在只能坐在后面。快乐和时光一样一去不复返。

  苏晓坐稳搂住苏传根的腰问,“爸,葡萄树呢?”

  他回头望了一眼,颇无奈地说:“你奶刨了要种石榴。”

  “种石榴干啥?”

  苏传根没答,脚上用力开始猛蹬。蓝外套在风里鼓起一个大包,却显得腰更瘦。

  他突然闷闷地说:“你奶老顽固,她愿意怎么折腾随她便。”又轻飘飘地问,“多多,你这阵子学习咋样?别因为我和你妈的事再影响你。”

  “别叫我多多!”苏晓不高兴地嘟囔。

  苏传根一愣,“多多咋了?我给你起的小名不喜欢啊?”

  “别叫就是别叫!多多,多余!你们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大人怎么想的吗?!”苏晓有很多小名,多多、晓晓、妮儿,苏传根想起什么就叫她什么。

  “林奶奶都告诉我了。”她赌气说。

  “告诉你你就信啊!他们逗你玩呢!你小时候,他们还老说要拿咱家锅走呢。拿了吗?”苏传根哭笑不得,又想起什么漫不经心问,“多……你妈身体好点没?”

  李芝病了。胃疼,老毛病。

  苏传根从认识她,她就瘦,生了苏晓也不见长肉。人还高,一米六八的个子,站在那儿让人无端觉得随时都有可能折了。

  苏晓出生,她一个人照顾孩子操持家务,又顾忌程秀蓉找茬,饥一顿饱一顿,肠胃就出了问题。

  苏晓说:“她胃疼几天了,没怎么吃过饭。”

  苏传根说:“让你妈去医院看看!”

  苏晓沉默。

  李芝在超市当理货员,三班倒,一个月两天公休。挣的钱将将够娘俩的生活费。她怎么舍得去看病?

  “你给钱?”她问。

  苏传根语塞,半天才说:“爸爸没本事……”

  他挣得不多,除了交房租,余下的还要给刚出生的小女儿菲菲买奶粉。赵蕊不知道听谁说的国产奶粉不安全,非要买进口的,一罐就要二三百,都赶上卖血了。

  如今苏传根落魄得连工友聚会都不敢参加,“不行我借点钱……”

  “够了!”她打断他,一时两人无话可说。

  车子骑在半坡路上,身侧是两三米的斜坡。坡下又是小巷人家,郁郁葱葱的梧桐、白杨混在青砖红瓦里,五彩斑斓的颜色染着弯曲狭长的弄堂。

  路过沿街破旧的小超市,跑出姐弟二人。姐姐一手拿糖一手牵着弟弟,弟弟黑瘦矮小流着鼻涕,两人拉在一起的手黝黑。

  苏传根说:“以后你也拉着菲菲一块玩!”

  苏晓想都没想说:“没可能!”

  他叹口气教育苏晓,“都是一家人,怎么就不行……”

  苏晓抓车架的手紧了紧。回头,看到弟弟抓姐姐的头发,姐姐踹了弟弟一脚,两个人在水坑边打起来。苏晓解气地笑了。

  苏传根疑惑地回头看她,得了深深一剜。他衣服有阵子没洗,衣领露出一道道黑渍。苏晓闻到腥涩汗味,问,“爸,你衣服多久没洗了?她都不管你吗?我妈什么时候让你这么脏过!”

  苏传根不好意思地干笑说:“她不是得带你妹妹嘛。”

  “我没妹妹。我妈就我一个孩子。”苏晓不买账地反驳,“我妈带我,也没不管你吧!”

  “晓晓……”苏传根干咳打断她,“当着赵阿姨的面可别这么说……”

  苏传根弓着背,眼睛里藏着小心。苏晓觉得悲哀,没点头也没反对。

  5

  新家在春景东巷尽头,离老巷大概十来分钟的路程。从熟人那儿租的二室一厅,每个月860元。

  赵蕊绷着脸坐在卧室床边,十指交叉握在一起。胸口一阵紧似一阵地疼,奶涨,乳白色奶汁喷出来染了胸口大片衣裳。

  尿布四散着堆在旁边。四方花布褥子干干净净地铺着。

  她缓缓躺倒,躺在小褥子上,枕着巴掌大的蚕沙枕。空气里流淌着奶香,这味道让她着迷。

  赵蕊晚上一夜没睡。她给苏传根打电话,他没接,她便更睡不着。她听到菲菲猫一样的叫声,又仿佛听到不知来自何处的咩咩声,嘈杂、浮乱、无序、真假难辨。漫长的黑夜就在她睁着的眼睛里划过。

  赵蕊咬着唇,感觉牙齿渗进血丝,血腥气淹没了奶香,疼痛又压了叫声。她贴着温软的褥子喃喃自语道:“真的不怪我。”

  菲菲之前,赵蕊和苏传根还怀过一个孩子。刚过五十天,程秀蓉急匆匆找中医给诊脉鉴定性别。

  戴眼镜的圆脸老男人在赵蕊手腕上摸了又摸,潮湿冰冷的指尖触着跳动的沸腾脉搏。他见多了这样的人,木着脸说:“女孩。要吗?”

  程秀蓉求了一把药。一团污血,赵蕊失去了第一个孩子。

  她知道自己必须要给程家生儿子,可毕竟是杀了身上的骨血,不忍心,接连很多天做噩梦。

  最后一次竟然梦到一个半大娃娃冲着她咩咩咩地叫。小孩光着屁股,露着可爱的小鸡鸡,头上却绑着两朵水灵灵的白花。

  她惊叫着醒过来。算日子,孩子如果生下来也应该属羊呢!

  她悄悄去庙里祭拜,希望他能投个好胎。可又听人说,打掉的孩子就不会再轮回,他会变成婴灵缠着母亲。

  她把梦给程秀蓉讲了。

  程老太捶胸顿足号叫着:“奶奶的!该不是王八蛋给诊错了。把我孙子给诊没了!”

  她跑到诊所去闹,没凭没据的事,都当老太太想孙子想疯了,谁理她?一笑了之!

  程秀蓉受刺激,更努力寻找偏方让赵蕊服用。她相信孙子还会回来。

  本来啊,赵蕊就是她找回来生孩子的!

  赵蕊家在偏远农村。偶然一次程秀蓉去看庙会瞧上了赵蕊,这姑娘乖巧,圆脸大屁股,一看就是好生养的主!

  她父母种地,上面有一个哥哥,游手好闲,三十了还没结婚。赵蕊在工厂上班,磨零件,计件算钱,磨出腱鞘炎也只能开两千元不到。

  程秀蓉对她说:“你给我家生个娃,我给你家十二万。你哥的婚事不就有着落了吗?”

  十二万呢!她想象一千元和十二万的距离,竟然远得打量不到边。

  苏传根,她见过。程秀蓉带她回家玩,他刚下班,光着膀子,灰色工作服搭在肩膀上。白花花的皮肉,细得很,摸一下都打滑。看人的眼睛像是罩了一层暖融融的光,和厂里的糙汉们不一样。

  她在老太太帮助下一次次在苏传根眼前晃,献好、挑拨、引逗、勾引。她灌醉他,一夜风流,将苏传根和李芝生生拆散了。

  他们结婚。代怀孕。打胎。再怀!

  菲菲出生也是意外。诊脉明明说是男孩,程秀蓉高兴得美上天了。早早张告四邻,说自己要有孙子了。赵蕊整个代孕期享受了皇后的待遇,等女儿出生,一切变了样。

  程秀蓉没办法忍受这样的结果,她怀疑是赵蕊搞的鬼,因为第一胎的差错而报复她,这回的医生可是赵蕊托人找的。

  程秀蓉狠狠骂了她一顿,说要把孩子送走。

  赵蕊本以为自己对孩子没啥好感,可是当小动物一样的女儿趴她怀里衔住那口奶,闭着眼或深情地望着她,赵蕊觉得她的心都化了。

  想到菲菲,奶更疼了。

  防盗门终于响了。赵蕊神经质地抓起手机看时间,13:04。

  苏传根将近一天一夜没回家!手机屏幕碎了,一道道碎纹像天罗地网把她拉入现实。赵蕊藏在门边偷看。

  苏传根拎着保温桶,苏晓跟在后面,两人有说有笑打开房门。十一岁的苏晓手插在校服口袋里,冷冰冰地环视整间屋子,衣兜里的手在动。

  赵蕊真想扒开她衣兜看看里面是不是藏了程秀蓉给的,害她的药!

  家里乱得可怕。沙发上、桌子上、地上堆着杂物衣服和一块块脏尿布。他飞快地拾掇,收拾出一块空地,让苏晓坐下。

  “赵蕊!”苏传根叫。

  赵蕊光着脚走出来。吧嗒,将房门锁死,钥匙藏到衣兜里。

  “吃饭吧!咱妈做好饭了!”苏传根去厨房拿碗筷。

  赵蕊对翻看广告杂志的苏晓说:“你怎么又来了?你干吗总来?这是谁家你不知道吗?”

  苏晓说:“我爸爸让我来的。”

  “你爸爸?”她骤然提高声调,眼睛睁得极大,灰白眼仁仿佛一触即发!

  “我爸最疼我。”苏晓缓缓说,“你没法和我比!”

  “你放屁!”

  杂志沙沙响,苏晓埋着头,字在眼皮底下旋转。她抬头冲赵蕊一笑,却顶着菲菲的脸。

  赵蕊后退,呼吸急促。她在沙发边踱来踱去,一把将杂志抢过来摔在地上。她说:“是不是老太婆让你来的?她让你每天过来气我?是不是?”

  自从程秀蓉威胁她之后,苏晓来的频率明显高了。

  她阴恻恻望着苏晓。她不修边幅,青脸红眼,白底红花的睡衣已经失了本来的底色,胸口还晕着大片奶渍,邋遢得不像一个年轻女人该有的样子。

  苏晓站起身,她又连声追问,“是不是?是不是老太婆让你过来的?”

  苏传根端着热好的米粥走过来。他看见女儿沉默不语,可怜兮兮站着被小老婆欺负。他把粥一放,将苏晓拉到身后说:“你有病吧!老太婆是谁?老太婆让晓晓过来干吗?是我让她来的。”

  “你就编吧!”她厉声嘶叫,“是你妈让她过来气我。她想让我知道你们一家三口还在一起。我不按她说的做,就没有好日子过!”

  赵蕊一口气说完有些喘,瘫倒在沙发上,四肢颤抖。

  苏传根摇头,不可思议望着她说:“你一天天胡思乱想些什么!我妈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“怎么不能?你妈最能了!她不高兴了!她天天拿药害我。”赵蕊哆嗦着从沙发下面掏出一个纸包,打开,几颗褐色的药丸露出来,“你吃!你吃!”

  她推搡着往苏传根嘴里塞。

  “操他妈的害你什么了?”苏传根用手臂挡,挡不过她的野蛮,“你不想吃就不吃!你和她闹去。冲我发火算狗屁!我不累吗?”

  他临近崩溃边缘。

  他工作一天,回来还得洗尿布送饭。好不容易睡一会儿,不是被菲菲的哭声惊醒,便是被她拧醒。赵蕊说他打呼噜。他已经躲到卧室外面,还是不行!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觉了。

  苏传根和赵蕊对峙,中间夹着茫然无措的苏晓。

  苏传根自虐似的猛揪发根。他说:“晓晓……要不你去厨房煮方便面吃。”他想支走孩子,不想让她看这中间的狼狈。

  苏晓点点头,却没走。

  赵蕊嗤嗤跳跃着笑。苏传根心里一紧,莫名恐惧。

  他推了苏晓一把,她才不情愿地去了。

  “冰柜里有鱼丸蟹棒,想吃就加点。”他轻声嘱咐。

  苏传根想去卧室看菲菲,发现门被锁上了。

  “开门!”他命令她。

  赵蕊站他旁边,麻木冰冷的面孔一直没换,他觉得窒息。

  “开门!”他求她。

  “啊!”苏晓突然爆发一声变调的惊呼。那一声吓得苏传根出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  他还没来得及冲进去,苏晓已经箭一般冲向他,软在他怀里。

  苏传根抱紧她,拍她的脸颊说:“晓晓,晓晓!”

  “爸爸!爸爸!”她搂着他不停地叫,眼睛蒙上了雾,看不到焦点。

  她说:“冰柜……冰柜里有菲菲!”(原题:《催生记》,作者:姚明月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<公号:limaoxinxiang>,看更多精彩)(谈客为读点故事旗下媒体号)

    最新文章
    推荐文章